yabo888vip手机网页登录最新|官网注册

朱迅的奇遇人生:从洗马桶到电视名嘴2次患病却与老公恩爱多年

好不容熬过那段痛苦的时光,正要大展拳脚的时候,甲状腺肿瘤的出现,又让她短暂的离开了电视。

朱迅出生于1973年,父母都是当时的高知,朱迅的母亲毕业于金陵女子大学中文系,后来成为了老师,而朱迅的爸爸则是新华社的记者。

14岁那年,还在上初三的朱迅便利用暑假时间,在中央电视台《我们这一代》当了一把主持人。

虽然年纪小,但是站在电视的大舞台主持时丝毫不怯场,落落大方的形象让人眼前一亮。

1988年,田壮壮正在北京筹备《摇滚青年》的拍摄,在选角的现场,他看中陪姐姐试戏的朱迅。

而朱迅的表现也令人惊艳,叛逆少年小小一角,她演出了霹雳孩那种骨子里的叛逆。

但也许从这个角色开始,朱迅意识到自己内心里不走寻常路,不甘于平凡的渴望。

演过不少电影,有了群众基础的她本应该是个小童星,在大学享受来自老师同学的宠爱。

离开之前,父母和朱迅约法三章,表示在她国外留学期间,家里不会给予她任何的帮助。

朱迅虽然高中三年拍了不少戏,国外的消费非常高,当年她自己的学费就高达120万日元(10万左右网民币)。

为了攒钱,朱迅开始兼职,由于语言不通,她第一份工作只找到了“清洁工”,在东京大手町的公司大楼洗1-18楼的厕所。

众所周知,国外对于卫生要求极为严格,朱迅在工作时,在便器上任何极小的污垢都不能放过,甚至有时候清洁工作打扫不到的地方,她要拿手去扣。

有一次,因为过度劳累,她一不小心打翻了水桶,恰巧被穿着精致的国外贵妇人看到。

朱迅说:“我狠狠地把饭团扔进便池,不停地按着冲水按钮,水声轰隆,掩盖了我的呜咽,冲走了我的骄傲,也惊醒了我的樱花梦……”

从众星捧月到厕所清洁工,让朱迅明白:人生百态在最底层上演着,熬过了最底层,还能怕什么。

三个月后,朱迅找到了一份洗盘子的兼职,她离开了那栋大楼,但她却更加拼命。

白天上课,晚上兼职,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有好几次,她都差点从电车上面晕倒。

朱迅深知赚钱不易,没有钱的她选择了小一点的医院进行手术,但是医疗条件有限,并没有把病治好,又进行了第二次手术。

17岁的朱迅独自一人在异国他乡经历着手术的痛苦,但让她更难过的,是母亲当时的态度。

朱迅曾在节目中回忆起这段经历,热泪盈眶,对于母亲的冷漠,她至今难以释怀。

然而朱迅就像就像是坚强的小强,在手术的伤口还未愈合时,擦干眼泪,又开始了勤工俭学的生活。

1993年,朱迅凭借出色的表现,进入国外广播协会,先后主持了《亚洲观》、《中日歌会》、《亚洲歌坛》等节目,让她在国外崭露头角,小有名气。

在NHK《中国语讲座》节目最火的那段时间,每天晚上都有50万国外人在电视机前等着“朱酱”出现,跟着她一起学习中文单词。

朱迅成为首个在国外拥有固定节目的中身份主持人,这也让她从出租屋换到更体面的公寓,开始用心经营起自己的生活。

然而这样的稳定不久便被打破了,突如而来的家庭变故,让朱迅不得不放下在国外的工作,回到国内。

当时,白内障与青光眼几乎夺走了母亲的所有视力,半年内的三次手术,更是让她的精神濒临崩溃。

而伤病多年的父亲此时早已头发花白,两个姐姐远嫁,这个家里只有朱迅能够能担起照顾母亲的重任。

这时,她也才27岁,回想自己在国外受苦的十年,好不容易看到了曙光,但一边是亲人,她不能就此不管。

回到国内的朱迅事业一切从零开始,但凭借在国外积攒的主持经验,她参加了电视主持人评选节目,并且以第一名的好成绩顺利进入电视。

面对新的环境,面对与国外主持要求存在很大差异的情况下,她没有退缩,埋头学习。

2003年在全民抗击“非典”的这场战役中,中央电视台《面对面》的主持人王志,凭着高度的责任感闯入了“非典”禁区,

不久后,父亲重病患上结肠病,情急之下,她找到当时穿梭于各个医疗机构的的王志,给她介绍医院。

大她八岁的王志,给了从小离家在外的朱迅足够的温暖,2004年,在相恋3个月后,两人就悄然领取了结婚证,不久就迎来了自己的宝宝。

也许是年少时的拼命、工作后的劳累,结婚三年后,她再次被查出了病症,这次是甲状腺病。

因为这场疾病,让朱迅与舞台开阔别了7年,这七年内朱迅每天都在为复出做准备,反复地训练,有时候嗓子都疲惫到不能发声,她还坚持张嘴练习。

在这段艰难的岁月里,王志成了她最大的依靠,对朱迅百般宠爱,洗碗做饭样样能干。

王志常说:“我们家里有两个小孩,对儿子放心,但是对女儿(朱迅)却不放心。”

如今,她已经47岁,岁月终究是眷顾了这个优秀且命运多舛的女人,给了她不服输的勇气。

不像董卿、周涛那样一直以完美形象示人,朱迅把自己在国外从端盘子到扫厕所的心路历程,都写的清清楚楚。

就像她说的,中国女孩有着特别的韧劲和对苦难的坚强,哪怕遍体鳞伤,伤口也会长出翅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