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888vip手机网页登录最新|官网注册

首届非洲之角和平会议顺利闭幕中非共同推动地区和平的第一步

【文/观察者网 李焕宇】6月21日,中非双方共同推进“非洲之角和平发展构想”的重要举措——首届非洲之角和平会议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顺利闭幕。这是对王毅外长1月访非时所提“非洲之角和平发展构想”的落实步骤之一,也是中国非洲之角事务特使薛冰2月获任后的首场公开多边活动。

非洲之角近年来动乱频发,因此外界对中国是否有可能会调解各方争端进行过诸多猜测,不过本次会议没有讨论具体的冲突或是争端。至于西方媒体热炒的中国在“打破不干预政策”,会后联合宣言里白纸黑字的“不干涉内政”便是最好的回答。

对于中国这次在地区安全议题上的主动出击,外国学者认为,这提高了中国在世界舞台上作为调停者和和平缔造者的形象。与此同时,本次会议对具体的地区冲突缺乏讨论,也表明中国在为“非洲之角”带来持久稳定方面“将面临的复杂挑战”。

据新华网英文版6月22日报道,6月20日-21日,非洲之角和平会议在都亚的斯亚贝巴召开,薛冰和来自埃塞俄比亚、吉布提、肯尼亚、索马里、南苏丹、苏丹、乌干达等国的代表出席。各方代表在团结、坦诚、务实和相互尊重的气氛中就地区和平、发展和治理进行了深入讨论。

各方在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强调愿秉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建设“消弭枪声”、持久和平的非洲之角;承诺采取增信措施,管控地区国家间分歧争端,通过对话和谈判以和平方式推动解决,努力实现地区安全局势降温。

各方重申,尊重彼此主权和领土完整,坚持不干涉内政,尊重各国自主选择的发展道路、价值观和社会制度;各方继续致力于独立和平解决地区问题,在支持多边主义的同时,反对单边制裁和外部干涉该地区国家的内部事务;各方同意加强善治交流和经验分享,加强地区国家发展政策的对接,努力营造团结、稳定、和谐的发展环境。

另外,声明倡导该区域各国加强参政的包容性,不拘泥于性别、部落或政治派别;在网络安全、、非法武器、人口贩卖等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问题上加强协调;共同应对极端天气和干旱、洪涝、蝗灾等自然灾害,维护本地区粮食安全;并重申通过加强互联互通,加强农业、贸易、制造业、工业、基础设施等领域合作,建设产业带和经济带,创造更多就业,带动增长,增强自主发展能力,维护地区一体化。

各方强调,非洲之角是该地区人民的共同家园,实现地区和平、稳定、发展与繁荣符合各国根本利益,也是地区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各方还感谢中方为地区和平发展所作的重要贡献,期待同中方进一步加强协调合作。

据法新社6月21日报道,中国非洲之角事务特使薛冰表示,这次会议主要在探讨中国如何在这个区域扮演更重要角色,“不仅是在贸易和投资领域,还包括和平与发展领域”。他向法新社表示:“我们没有讨论具体的冲突(或)争端,也没人提出这项议题。”

薛特使表示,中方愿同非方共同推进“非洲之角和平发展构想”,结合中非共建“一带一路”、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成果落实,为非洲之角和平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另据《南华早报》6月23日报道,同为非洲之角国家的厄立特里亚虽然受到了邀请,但缺席了会议。薛特使表示,该国“非常支持这次会议”,但由于“一些技术原因”无法参加。

在《南华早报》的报道中,西方学者不出意外地用他们惯有的霸权思维“解读”了这次的和平会议。

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国际事务学院院长菲茨杰拉德(Ann Fitz-Gerald)宣称,中国意识到,要想在全球经济中取得霸权地位,就必须在其投入巨资的地区保持和平与稳定。但她同时对中国发挥的作用表示期待,称“由于中国没有向传统安全机构提供直接支持,也没有殖民主义的历史,这种中立形象可能在协调冲突方面发挥更有成效的作用。”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智库学者菲亚拉(Lukas Fiala)称,中国在该地区的投资需要保护,其吉布提的军事基地在一定程度上使中国成为地区安全问题的利益相关者。他猜测,中国可能想向华盛顿及其欧洲盟友传递一则信息,即北京对与非洲伙伴合作促进地区稳定的信心。不过,会议对具体的地区争端缺乏讨论表明中国在为“非洲之角”带来持久稳定方面“将面临的复杂挑战”。

菲亚拉称,地区问题必须由地区各方来解决。中国可能不会在实际谈判中扮演非常积极的角色,但可以帮忙安排谈判,推动冲突各方的交流,并提供经济激励。最终,“任何成功的长期和平协议其最终决定权都属于本地区国家,特别是会议的主办国埃塞俄比亚。”

诺丁汉大学助理教授本杰明·巴顿(Benjamin Barton)也倾向于“保护投资论”,认为随着埃塞俄比亚陷入内战,索马里、苏丹和南苏丹继续被国内的不和掣肘,非洲之角的安全局势已经恶化。他宣称,“中国在非洲之角的外交影响力并为达到与其经济影响力相匹配的水平……确保中国的企业、劳工和投资能够得到更好的保护可能是薛冰此行的目的。”

中国学者,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西亚与非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玉渊则表示,这次会议为中国参与“非洲之角”的安全事务定下了基调。反映了中国对该地区恢复和平的强烈期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不过,他对于中国是否能做出贡献或能做出多大贡献还不确定,称:“中国可以利用其影响力,邀请一个国家的地区利益相关者或各方坐下来谈判,并可能提出一些建议,让各方在一些问题上达成一致。”

总部在美国的中东研究所非驻学者艾哈迈德(Guled Ahmed)也认为,非洲之角和平倡议提高了中国在世界舞台上作为调停者和和平缔造者的形象,而且也为地区国家提供了西方方案之外的另一种选择。

非洲之角是东非的一个半岛,广义上包括索马里、吉布提、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苏丹、肯尼亚、南苏丹和乌干达的部分或全部地区,人口约3亿,是全球战略要地之一。它连接两洋(大西洋、印度洋)、两海(红海、地中海)、三洲(亚洲、非洲和欧洲),与阿拉伯半岛共同扼守的曼德海峡,是世界上最重要能源通道与贸易航线之一。

这样一个发展潜力巨大的地区却由于大国的博弈饱受战乱之苦。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冷战时期,美苏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相继介入,为该地区国家提供军事支持。冷战结束后,美国及其盟友保持着稳固的影响力。9·11之后,美国以前所未有的攻势回归。它在吉布提建立基地,其盟友又建立了6个以上的基地,另外还有大约5支没有明确所属基地的军队。

就在当下,美国及其盟友还在对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冲突各方实施着制裁,并兜售自己的“和平解决方案”,对此无论是埃塞俄比亚还是厄立特里亚均表示拒绝。

今年1月,中国外长王毅在同厄立特里亚总统伊萨亚斯见面的时候明确表示,这些年来,一些域外大国把非洲之角当作地缘政治博弈的竞技场,造成动荡不宁、冲突频发,严重损害了地区和平稳定,迟滞了地区发展振兴。

当前形势下,非洲之角国家有必要认真探讨如何实现地区和平安全,释放发展潜力,提高治理能力。在这一进程中,中方作为非洲之角国家的真诚朋友和可靠伙伴,愿为此发挥建设性作用。

在肯尼亚,王毅再次表示,非洲之角发展潜力巨大,但近年来热点地区持续升温,地区冲突不断,时而爆发冲突对抗,这种现象再也不能持续下去了。

为支持非洲之角实现长远和平繁荣,中国将任命外交部非洲之角事务特使,为这一目标提供必要支持。

今年初,王毅外长在访问非洲国家时提出了“非洲之角和平发展构想”。构想一经提出,立即得到地区国家积极响应,吉布提、厄立特里亚、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索马里等国均表示愿深化与中方各领域友好合作,就推进落实构想同中方保持沟通合作。

《人民日报》3月份刊文指出,中国认为,非洲是非洲人的非洲,非洲的事情应该由非洲人说了算。“非洲之角和平发展构想”的核心,是支持地区国家摆脱大国地缘争夺的干扰,坚定走团结自强之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本地区国家也普遍认同中国对非外交政策,期待中国为地区和平发展发挥更大作用。

文章强调,在对非合作中,中国坚持不干预非洲国家探索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不干涉非洲内政,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不在对非援助中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不在对非投资融资中谋取政治私利。中国提出并推动落实“非洲之角和平发展构想”,支持用非洲人的方式妥善处理民族、宗教、地域纠纷,构建非洲之角团结、稳定、和谐的发展环境,有助于地区国家探求有效路径,克服治理挑战。

回到本次会议,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贺文萍在接受上观新闻采访时表示,本次会议恰逢其时,来之不易,启动速度之快超出人们预期,标志着中方在推进“非洲之角和平安全构想”方面取得进展,无论成果如何,开会本身就是对“非洲之角和平安全构想”的推动和落实。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西亚非洲研究中心地区合作室主任祝鸣也表示,在非盟此前提出的“非洲大陆远离冲突”倡议几乎破产的背景下,作为非洲的老朋友和好朋友,中方急非洲之所急,提出和平倡议,以及分步走的计划。先是外交部设立非洲之角特使,在当地国家间展开斡旋,征求各方意见,争取各方支持。然后再在地区“稳定之锚”埃塞俄比亚召开和平会议。这充分体现了中国对非洲外交的平等相待、以诚相待、解决他们的实际关切。